专访精华提炼(上):“金话筒”赵丹军对话绿金张文军

发布时间:2014-07-15 来源:总裁荟话浏览量:3099

赵丹军:我要特别和大家说一下啊,我初次见到张总的时候,别人跟我介绍他的时候,却不是跟我介绍这是张总,或者是这是张文军先生,都是说这是天南星。后来,我就发现他的下属和同事也都这么称呼他。所以呢,在今天访谈开始之前,我觉得您有必要跟我们解释一下,天南星的由来和为什么叫花名。

张文军:赵老师,各位朋友,各位绿金的朋友大家早上好。就像赵老师说的,在公司内部大家都叫我天南星。天南星在中药材里面按照君臣佐使来划分,它是一味君药。除了我之外,我们每一个伙伴都有一款花名,比如说像砂糖、太子参等。

赵:那就是草药基本上。

张:我们会先取草药名,草药名被我们取完了,我们会取植物名。

赵:那你们每次取这个名字的时候,是会和人的性格有挂靠吗?

张:我们会把这些还没有起的名字,打包发给每一个即将入职的新的伙伴,让他选。根据自己的喜好,以及他的性格特征去选择。

赵:那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让每个人选择这样的名字(中药材名)在企业中当做自己的名字。

张: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让加入我们的伙伴第一时间就知道我们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工作,也自然会促使我们每一个人从了解自己所代表的那味中药材或者天然产品开始,去了解周边同类产品,逐步把我们变成圈子里的专业人士,甚至行家;第二、前几年流行的一本《世界是平的》的畅销书,世界都将被抹平了,我们企业也必须是平的。我们必须在企业内部形成一种“平”的文化,而不是传统行业那样的职级关系。我们企业有很多80后、90后,属于所谓的新新人类,他们反对职阶,反对传统管理的很多东西,他们需要的是尊重、平等、自由。所以,在我们内部相互间的称呼只能以花名出现,而不能称呼这样总,那个总等,否则是会被罚款的。

赵:那我今天也称呼您天南星,要不然也要被罚款了。

赵:天南星,提到医药,关系到人们的健康,我们看到近些年来医药行业不断爆发出各种问题,呈现一片乱象,您却选择了医药电商,用句通俗的话讲,您这不是在往火坑里跳吗?

张:首先,我得肯定您谈到的这些现象是客观存在的,是无法掩盖的,也绝不是危言耸听。诸如中药材领域的制假造假,无序炒作,农药残留,重金属超标以及医药招标过程中暴露出的林林总总的问题,可以说到了触目惊心、丧心病狂、沉疴难治、积重难返的地步。

其次是我们要思考,这个行业是不是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是不是到了我们就应该放弃改善和提高它的机会与使命呢?在我看来,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一个行业到了问题很严重的地步,应该就到了她需要革新的关口,就迎来了转机。正所谓危机就是危险中蕴含中机会,从商业的角度讲,就是她的机会来了。

到底是机会还是挑战,我和大家一起来看一组数据:一是全球的天然药物及其制品的市场总量为8000亿美金,而这8000亿美金的原料来源于中国;二是发达国家的GDP大户是大健康产业,占比大致在16-30%这个区间。比如美国在2012年的大健康产业的总产值为1万亿美元,大致占当年GDP总量的17.9%;瑞士,钟表生产基地,大健康产业居然占到了她的GDP的30%;而加拿大、日本等也基本占到了10%左右,我们国家在2012年的总值大抵为5500亿人民币,占比不到5%;三是中国人年均健康消费投入为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人年均用于健康消费的十七分之一,我们的人口大致是日本的11倍,是美国人口总数的5倍以上,这里外就是85倍到170倍之间的巨大落差;四是中央政府在2013年就规划了大健康产业8万亿的一块巨型蛋糕;五是我们国家迎来了“治未病”和“为老经济”、“银发经济”年代,到2015年仅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就将达到2.2亿以上,而且每天以2.5万人进入老年段在递增,等等。还有很多让我们从事健康行业的人眼睛放金光的数据。

所以在我看来,这个行业在发展过程中的确出现的问题,就是您形容成的火坑,但我认为,比较起这个大金矿蕴藏的机会而言,这些问题或者挑战是微不足道的。我更愿意看到机会,当然我对进入并搏击这个行业可能存在的困难还是有心理准备的,我对自己以及团队说,面对并涉足这个行业的,不管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赵:您之前在信息产业部和甲骨文都工作过,这两个地方是很多人都向往的公司。而且现状这份事业与您的工作背景不大相关,您当时是怎么下定决心进入这个行业的呢?

张:关于这个问题,我也很多次问过自己,很多夜深人静仔细想过,为什么进入了电商行业,为什么锁定了健康产业的电商?在我看来,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

第一、我在2009年关注到一个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范围内做了全面的调查,真正健康的人大致为5%,通过各种门急诊判断为有病的人,或者不健康的人为20%,其余的75%则为亚健康人群。让我十分吃惊,我当时就感觉这里面一定有机会,您想想,现在全球大约71亿人,相当于有50亿人处于亚健康状态,这些人需要健康管理,需要健康的生活方式。这是多大的市场,多大的机会。我很早就萌芽了要从事一个大行业、大产业的梦想,大健康是多大的产业,我一定要进去。

第二、我父亲当年在南京长江大桥参军,最后得了一种并不严重的病,但当时家里穷,缺医少药,没有钱,我和弟弟也小,所以导致他英年早逝。我经常在想,是不是父亲在指引我,到南京来从事大健康事业,与更多的人的健康关联起来。可能在我父亲离开我们的时候,这件事情在我的内心里埋下了一些跟理想以及未来想从事什么行业有关的东西,一定要解释,可能就是命吧。

第三、我在上一家单位工作期间,认识了南京医药的前董事长周耀平先生,从我认识他到我投奔他所领导的企业,大概有8年的时间,这8年来的接触,让我时刻关注这个行业,让我对这个行业的巨大前景所深深吸引。

当然还有就是南京医药以及周董事长给了我一次联合创业的机会,给了我可以自由驰骋的空间等等,都是吸引我快速进入这个行业的原因。有人说,做健康就是做慈善。在我心里这个决心不难下。

赵:在《中药王国的革命》一书中,提到您在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连续在当时的南京医药大楼里奋战了大半年,甚至出现一个月没有下楼的情况,是什么促使您如此的投入,如此的忘情?

张:我不完全赞同您提到的不具备条件,具不具备是一个相对概念,不是一个绝对概念。我恰恰认为当时的情况,是具备了创业,奋斗的最好条件。什么是最好的条件,体制机制是最好的条件,我得到了与南京医药联合创业的条件,我得到了南京医药董事长、董事会以及经营层的最大信任与支持,我认为这个是比其它看得见的任何条件都要宝贵。我不认为桌椅板凳,工资费用等是创业出发的先决条件,即使是条件也是充分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

当然,书里提到的一切情况也是真实存在的,回过头来看,当时如此投入,甚至有点拼命的感觉。应该是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的,一是自己从IT行业过来,要从事医药电商,医药和电商对于我来说,都算是陌生的,自己最多是半瓶水,要学的东西太多,必须加紧补课;二是对于南药而言,电商业务起步较之于其他的竞争对手而言,已经算是大大的落后了,地地道道的后来者,很多医药电商企业已经初具规模,所以我们必须用加倍的努力去赶时间,补差距;三是我们制定了一个“三五七”的时间表,三个月大宗平台上线运行,五个月B2B平台上线运行,七个月产生营收,正式投产。所以,这本书里也写到,我是在又一次赶考,又一次人生的冲刺。像陀螺一样,时刻不停,奋斗不息。今天看来,自己那段时间表现还不错,今后还得这样,正所谓人生难得几回博,此时不搏何时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