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精华提炼(下):“金话筒”赵丹军对话绿金张文军

发布时间:2014-07-16 来源:总裁荟话浏览量:3286

赵丹军:我们了解到,其实医药电商并不好做,或者说是竞争激烈,我这边还有几条新闻,其中2014年1月23日阿里巴巴宣布控股中信21世纪95095,向医药电商又跨进一步,也2013年8月底京东商城医药城上线,电商巨头纷纷盯紧医药电商这块蛋糕,在这场激烈的战争中,您认为绿金又有多少胜算?

张文军:感谢您和大家分享我们这个行业的一些资讯。正如大家所知道的,无论是阿里还是京东,对于医药品类而言,都可以说是几进几出。大家都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架势,说明什么?说明这个行业很有价值,有社会价值,有经济价值。就像我刚才谈到(大健康产业)的8万亿(价值)甚至更多,有人说是50万亿,有人说是兆亿级的产业,作为一个企业,看到这样的数字,不眼红吗?

将近800亿人民币总量的图书行业养育了一个市值10亿美金的当当网;超过2000亿人民币总量的化妆品行业养育了一个市值超过近120亿美金市值的唯品会、40亿美金市值聚美优品;超过3000亿人民币总量的3C产业养育了一个市值近300亿美金市值的京东商场……中国的健康产业呢?最保守了8万亿,占GDP的10%左右,伟大的行业产生伟大的企业,要不保罗.皮尔泽为什么预测,下一个世界首富将产生于大健康产业。当然一定不是我,我有幸就做先烈或者先驱吧。

在我看来,中国的大健康产业必将产生一批市值100亿甚至1000亿的企业。正如习主席这两天在中美第六次战略对话中谈到的一样,太平洋足够大,完全能容纳下中美两国在里面遨游。中国的大健康产业同样如此。经过我们的分析,我国的大健康产业将分为医和药两大方向,而医的方向又将分成医疗服务和健康服务,药的方面又将分成中药和西药两个子方向,每一个子方向的行业总产值都超过万亿,所以每一个子领域都将产生几个优秀的企业。

作为绿金来讲,我们主要聚焦在中药材及其制品以及医药全品类的要素交易市场方向,以及正在培育的健康服务方向的平台。所以,我们与京东,阿里不是竞争关系,他们是消费电商,我们是产业电商,他们抓住了上一波机会,我们将尽力抓住下一波机会。产业电商就是“资源+电商”,我们是进一步顺应了下一个十年电商发展的趋势,一是轻电商向重电商转移,二是电商服务将O2O化,而以上特点正是绿金的优势。消费电商走的是大而全,产业电商恰恰走的是小而美。

而且,我经常告诉团队,我们不要去关注阿里、京东等,我们要关注的是客户,客户需要什么,我们将以什么产品以什么方式提供解决方案给客户才是最重要,其它的都不重要。

赵:听您的分析,绿金是很有机会的,大有胜算的,大有决心的,我们都想听听您是怎么做的?接下来准备怎么做?有什么策略和方法,能让你们尽快实现你们的梦想?

张:正如您在前面提到的背景,我是从IT行业转行来做电商的,IT行业有一个十六字方针:整体规划、分布实施、重点突破、效益驱动。我基本上就是按照这个思路来规划绿金的大健康电子商务生态系统的。我首先是从B2B入手,而B2B我又是从中药材及其制品的大宗现货入手,然后在拓展到医药的全品类,包含保健品、食品、医疗器械、西药原料、再到OTC及处方药等。在我们内部有一个“五个一”工程法,就是选定一个产品、搭建一个团队、打通一条供应链,集成一个渠道集群,最终形成一个平台。做好了B2B,我们再延展到B2C,最后两者打通,成为健康领域的B2B2C,甚至后面演变为C2B2B。在做平台的同时,我们还不忘记按照“天、地、人”的策略布局引流平台、 交易平台、支撑平台,“天上”是引流、入口平台,比如我们的掌健识;“地上”是我们的支撑平台,如物流板块,溯源板块,线下渠道等,如同仁堂绿金家园,云商天下等;中为人本,则分别是服务于企业的B2B健康产品要素交易平台,以及B2C健康产品垂直电商平台等。

我们初步规划了“一三五七”时间表,公司成立的第一年,成为健康行业有一定知名度的电商企业;第三年,就是2014年,基本完成线上线下的布局,成为健康领域第一个O2O模式的实践者;第五年,就是2016年,线上线下平衡发展,线上沉淀数据,线下消费体验的健康企业集群,并成功实现IPO;第七年,也就是2018年,中国产业电商格局基本形成之际,我们将建成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健康领域最具价值的电子商务集成化服务平台,占据电商多极化中的一极——健康极!

赵:中药材行业的发展瓶颈很多,最突出的是什么?

张:的确,中药材行业现阶段的发展瓶颈的确很多,如标准化问题、农药残留、金属污染、定价权旁落等等。我们就说定价权的问题,我知道两个例子,都是关于中国人参的,而且都与中国吉林的抚松县有关系,大家都知道韩国人参,比如正官庄参、高丽参,其中绝大部分参都来自中国的抚松县,韩国人收购过去,仅仅做简单的挑拣,把品相好的称为韩国参,把品相差的叫中国参,其实全部是中国人参,但是被命名为韩国参的人参的卖价是中国参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不等;第二个例子是法国的一家企业,按照企业标准来抚松县收购了200万美金的人参,运回国内加工成人参制剂,返销给中国的消费者,实现了1.8亿欧元的收入,涨价了148倍,像这样的例子在中国中药材领域层出不穷,数不胜数。在我看来,这些都不是最突出的瓶颈,我认为瓶颈在金融与中药材产业的脱节,资源与资本的脱节,导致整个产业链的散小乱差,中药材产业还是小农经济,还是传统农业,只有把供应链金融等接入中药材行业,让资本对接资源,才能实现这个产业的规模化、产业化,到标准化,甚至国际化。也才能实现习近平主席谈到了中医药的发展,必须立足国学,走向科学的中国梦。

赵:中药材行业如何实现全程的标准化?

张:这个问题,今天现场请到了GAP专家,一会儿让他来帮我们做详细的解答,我在这里重点谈一些在这个行业如何引进物联网技术,就是溯源工程。就是从中药材的源头到餐桌的全过程、全流程质量标准的管控。一方面是要整合之前中药材品种质量标准的统一,要把地方标准、省级标准、行业标准以及国家标准,国际标准等进行整合,进行互通互认。当前国际上关于中药材以及天然药物的两大权威标准分别为美国的UNPA,以及穆斯林的HDC-HALALA认证体系,因为这两个标准覆盖的市场超过了4500亿美金的总量,超过了全球8000亿美金的一半,所以我们需要尽快和这两大标准对接,做到互通互认。绿金从成立以来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比如到两大认证机构去寻找合作,到美国犹他州的合作等),第二是选择一些供需比较大宗、比较易于标准化、易于存储、高价值的中药材品种进行标准化,比如人参、鹿茸等,并辅以溯源工程,实现全程的质量标准跟踪管控。让人们买到用到放心的中药材及其制品。

赵:针对以上问题,绿金有什么解决问题的妙方?

张:面对中药材行业的现状,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建立要素交易市场,在平台上植入订单,通过订单实现产后促进产前和产中,供应链金融,通过供应链金融,实现对种植环节、流通环节的订单和仓单融资,同时,我们还把物流以及资讯、信用评级、价格指数、质量指数、信用指数等产品给到了产业链上的利益攸关方进行使用,通过把互联网以及物联网与这个传统行业对接,实现这个行业从人流带动物流,到信息流带动物流的转变,把金融资本,国际标准等植入这个行业,彻底的把这个行业从资源分散到资源聚合,传统行业到新新产业、消费隐患到消费安全、价值隐藏到价值发现巨变。

应该说今天绿金所有的布局,所做任何一件事情,对于我国的中药材行业而言,都是对症下药,都是妙方,经方!